注册 登录
快乐海洋论坛 返回首页

SunZhen的个人空间 http://www.joyocean.org/?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记录

晨雨忽起骤停,小曲欲扬还轻。绿背鸟儿啾啾,黄腹峰儿嗡嗡。又是一朝晴空如洗,木棉笑摆春风。
  • hyangwhoi: 赞 (2-25 22:31)
  • lfan: 心情愉悦的回来工作! (2-26 11:44)
2015-2-25 11:12 回复|
羊年,勤劳之年,丰收之年,祝愿大家羊年大丰收!
2015-2-20 22:40 回复|
晚上来了办公室,一边看资料,一边不知不觉地喝下了早上煮的半杯咖啡。结果,半夜咖啡因发挥作用,开始有些抓狂了。
  • 芸骥: 刚好写Paper! (11-10 09:17)
  • hyangwhoi: haha,孙老师太敏感了。好久不见了啊! (11-10 13:25)
  • SunZhen: 上次北京也没去成,听说你们好多人都去了。你还给了特邀报告? (11-10 18:29)
  • hyangwhoi: 不是特邀,就是一个普通的报告,但是用英文讲,因为是国际session。 (11-10 18:32)
2014-11-10 00:14 回复|
从无厘头那里看到的,很有启发。“—禅师示:“友分四种:一如花,艳时盈怀,萎时丢弃。二如秤,与物重则头低,与物轻则头仰。三如山,可借之登高望远,送翠成荫。四如地,一粒种百粒收,默默承担。” 人低头见影,有悟:待友如何,便遇何友,友如镜。”
2014-5-20 08:33 回复|
最近听了些年轻人做的报告,真的是讲的不清不楚,糊里糊涂。有些摆明了就没舍得花心思做,真的是浪费了大好锻炼和展示机会。本身工作就做的浅,再不舍得花心思整理清楚明白,如何能给人留下好的印象?建议年轻的同学们,珍惜你们每一次展示机会,做到最好。好东西人人都能听得懂,如果没让人听懂,就是你的问题。
  • hyangwhoi: 需要更多的锻炼机会,更重要的是,需要更多的身边好的样本来模仿 (5-3 01:02)
  • SunZhen: 嗯,勤学加苦练。 (5-3 22:22)
  • dreamzxl: 孙老师,我很赞同您的观点,作报告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讲的确是大好的锻炼机会,如果不认真准备既是浪费他人的时间,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不负责任 (5-12 01:05)
2014-5-2 17:11 回复|
开始想念船上的小伙伴们,一庆,青松,小丁,记者,王瑞。
2014-4-4 15:40 回复|
昨天有新发现,又有人聊天,自然很high,然后就晚睡了,然后今天人就没精神了。看样子,什么事都有利也有弊。完成了所有钻孔的描述,那个玄武岩构造样式简单的让人想睡觉。今天中午就会完成录井,然后就是8个小时的撤管,再然后是18个小时的航行,然后就又要忙了。今晚又有BBQ,可惜若等到那时,觉又不够睡了,毅然决定放弃。
2014-2-15 08:14 回复|
一大清早来到实验室,听说将取最后一管岩芯,然后就结束钻探。心里不踏实的大家又开始讨论已钻透的地层,听听岩石学的人讲讲他们的看法,感觉踏实了很多,尤其是张国良老师根据最新钻样的评述以及他在Lao Basin钻探的经验。我们很可能已经揭示了我们想要的洋壳基底。于是心安理得地继续去描述岩芯,听林老师给我们讲钻探的技术细节,以及一些他认为相关的重要地质认识,帮小汤给林老师做了个采访。之后还在首席会议室爆了两次爆米花,上船以来,跨学科讨论和近距离观察岩芯,让我们都收获颇丰,终于再次懂得百闻不如一见的道理,见到了、思考了、困惑了、讨论了、顿悟了。和小丁、林老师、苏新老师、汤记者、叶老师以及张帆又去船头欣赏月亮,虽很亮,但半夜里高挂深空的感觉总不如弯弯的月牙来的精巧。难得有这么多人一起聊个天,更难得中国的情人节和外国的情人节合二为一,幸福的我们在中午交班时刻,分享了Denise带来的巧克力,食堂给我们做的蛋糕,苏新老师带来的年糕。还有啊,船上从昨天开始,多了一道泡菜!感觉真太满足了。17号我们就将到达6A站位,开始新的钻探了,那里会发现什么?一想到又会亲眼见证一个新的真相,真有点激动!
  • hyangwhoi: 一晃儿已经是半个月了,恭喜第一站位顺利完成。也谢谢孙老师让我们每天看到进展! (2-14 23:31)
  • SunZhen: 我知道很多人都很关心。最可怜的是钟广法老师,临出发前,受伤了,不能上船。 (2-15 08:15)
  • figure: 什么时候俺也顿悟下。。。。 (2-15 22:21)
2014-2-14 16:01 回复|
凌晨来到实验室的时候,听说打了30几米的玄武岩后,又打上来了一段砂泥岩,约有3米多厚,依旧是黑黑黄黄的颜色,看上去像极了玄武岩之上的第36段的热液蚀变过的砂泥岩层,3个小时之后,取芯率变低的岩芯再次上来,又是风化程度很大的玄武岩。这更让我们觉得像是打在了有侵入岩脉的沉积地层之中。然而,各种不同的说法仍在广泛争论,大家都寄希望于地球化学测试和定年,看看这些结晶好的玄武岩是否真的为后期侵入岩脉,还是象其他大洋里发现的多个喷发dike的相互叠加?
  • figure: (2-13 22:44)
  • minxu: 南海岩浆活动如此活跃?孙老师简介一下南海岩浆活动时间史吧,哈哈 (2-14 06:50)
  • SunZhen: 我暂时还讲不了,等我想想并多了解些。 (2-14 16:04)
2014-2-13 06:48 回复|
昨天下午下班以后,去船头的甲板上晒了会太阳,躺在软软的太阳椅子上,吹着强劲的海风,看着MahiMahi们在随着波浪晃荡前行,忽然觉得,若是度假,这日子也蛮自在的。于是,在暖暖的太阳下,好好的晒了半个小时。午夜来实验室时,已打到了900多米,新上来的岩芯据说钻了8个小时,黑黑的躺在实验桌上,带着褐色的斑点。有的还带着象似外壳的褐色外衣,“是海底喷发形成的枕状玄武岩么?”柱状的外形,让我这个半外行只能问做岩石学的人,小龙和Anthony都摇摇头,说结晶的这么好,已接近下地壳的辉长岩了,可以勉强说是玄武岩,却不能说是枕状玄武岩。从昨天到现在已经打了近30米了,都是这种象似侵入特征的岩石,那么当年海底表面的喷发成因的枕状玄武岩哪去了?虽然枕状玄武岩很脆,打起来容易碎,但也不至于一块也捞不起来吧。林老师说,考虑到我们的日程已经拉后了,并且钻头的寿命只有50多个小时,后续还能打多深,谁也无法估计,但无论哪种情况先到(先打到100米,或钻头无法继续下钻),都必须结束钻探,进入测井阶段了。小丁跑来,要求和我们一起去看星星,很难得工作了12个小时,他还有心情和我们去船头遥望夜空,只是今晚月亮实在太亮了,只能看得清它身边最亮的木星。
  • hbsong: 很有意思,是玄武岩还是辉长岩? (2-12 08:51)
  • SunZhen: 理论上还算是玄武岩。 (2-13 06:47)
  • hyangwhoi: 祝先打到基底100米 (2-12 09:16)
  • duoduo: 小丁肯定很遗憾没跟您分到同一个12小时。谢谢Sunzhen的跟踪报导! (2-12 15:41)
  • hbsong: 两个构造地质学的要分开排班 (2-13 08:16)
  • SunZhen: 对的,我们两个必须分开。不过他现在经常等着我们一起看月亮。 (2-14 15:52)
  • hbsong: 那是为什么 (2-15 09:02)
  • SunZhen: 同行啊,只有我们2个做构造,要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必须轮流值班。 (2-18 06:35)
  • hbsong: 小丁晕船怎么样了? (2-18 09:00)
  • SunZhen: 他不贴晕船贴就会晕,人就会很难受。所以只能一贴接一贴,虽然不晕船了,但会口干,视力也有些影响。 (2-23 07:06)
  • hbsong: 辛苦了 (2-24 17:07)
  • figure: 每天来围观。^_* (2-13 22:46)
2014-2-12 07:39 回复|
昨天下班以后,勉强自己到处走走,并读一阵子文献,不是不想睡,而是一旦睡下,睁开眼睛就又得去上班。近期上来的虽然是岩石,却依旧是黑乎乎的火山角砾岩和浊积旋回,没有什么构造需要描述。虽然根据要求,由working half换成Archive Half,每天来到实验室,看着每一个新上来的Core,丈量还有多少可以打到基底。每天深夜1-2点,去到直升机平台看星星,已成了无事可做的汤记者每日的必修课,我们依旧日日奉陪,小汤昨日来感慨相见恨晚。今夜里再去,四个人并排坐在BBQ的餐桌旁,随心哼着想起的歌曲,欣赏黑色的天空里夜夜都升起的北斗七星。来时本来喊了青松老师一起,谁知走的时候,却不见了他,却撞见了志飞老师。于是我们快快的去,又早早的回了。青松老师人也十分有趣,大家在空闲时总会聊上几句,互相交流认识和想法,让很多问题都更快的解决,上班也变得更开心。快要早餐时,王瑞跑来说,孙老师快来看,岩芯颜色变了,象夹心饼干。果然,上来的岩芯,象码好的蛋黄派,白白黄黄的颜色,还带着深深浅浅的环形沟槽,仔细看,很像碳酸盐岩,而沟槽也许是钻头加工的痕迹。
  • figure: 星星肯定很好看。 (2-11 15:38)
2014-2-11 06:54 回复|
10日凌晨到时,E孔的岩芯已钻至第23根,深达768.2米,上来的都是黑乎乎的砂岩,偶尔有几个玄武岩碎屑,个别段还有白色条带,一直看的都是清一色的沙泥互层,现在见到硬岩石,大家都有些兴奋。每个柱子的钻透时间只有15分钟,但加上往返至海面的路程,却需要1个半小时。硬岩石还未确定怎么分配样品,于是我们只能晃来晃去过些眼瘾。和青松老师学了很多古地磁的东西,这让时间过的快了一点。昨日早餐后,大家照样去船头锻炼半个小时,初升的太阳从浓云中挤出半个面孔,将海面照成一个亮亮的圆形舞台,来不及转身去取个相机,幸而可以欣赏青松老师用手机录下的美丽。下班时才听说有人告了我们的状,Kelsie跟几个老师告状说,我们上班时间去画杯子和吃午餐。惊讶之余,才发现其他国家的科学家跟我们的行事风格极大不同,也许他们的平常就是被要求即使无事可做,也必须留在岗位上,不知道他们遇到下班时间时,是否象故事里讲的,即使人尚在执行任务的卡车之上,也可以立刻扬长而去。而我们则喜欢有事时,全时投入,无事时,自主休息。为了不闹国际矛盾,和大家说好,上班时间尽量待在岗位上,无事可做,就作些自己平时无法做的工作。
2014-2-10 00:46 回复|
周五的中午,船上安排午餐为BBQ,甲板上是一字排开的烤架、烤箱,水果、沙拉和果汁,坐在船头,面对蓝天大海,吃什么忽然感觉已不那么重要,因为好风景和好心情已让食物变成了点缀。大家听着音乐,开心的聊天,才发现80后的年轻人们已不再是老一代的思想,个个奇趣幽默,相聚甚欢。包锐的黑猫警长T恤和酷似费翔的发型都成了大家的调侃话题,青松老师欣赏的歌曲,也被小汤戏虐了一下。开心之后还是开心,值夜班的队伍来到影音室制作自己的泡沫杯,这些杯子将会随着海底摄像机被带到4000多米的海底,再上来时据说只有原来的几分之一大小,十分的Q。每个人都在尽力地画着自己的杯,把祝福开心都画成风景。我们四个(我,张帆,小汤,叶一庆)一直待了几个小时,看着自己心爱的作品个个喜欢,只是不忍心耗尽日班人可能用到的白杯,于是开心离去。今天凌晨刚来上班不久,因为还没有岩芯拿来描述,我们四个又一起去甲板看海豚。回头又把这一幕画在杯上,沉入海底.忽然想起,再上来时,四个人怎么来分这一个杯?
  • figure: 高压压缩? (2-10 10:36)
2014-2-9 06:32 回复|
看到第60跟柱子的时候,我彻底纠结了。地温梯度不到2的状况对于不太老的洋盆本身就够奇怪的了,再看到不到600的深处竟然固结成岩,心情真是十分复杂。到底什么原因促进了成岩?新的E孔正在打,暂时还没有新的岩芯上来,大家都无事可做,只有我对着第60根柱子进行构造描述,还不太适应描述表格的要求,正在对着历史样本冥思,希望能够在将来可以快速的将这一堆特殊含义的数字尽快用起来。
  • lfan: 会是怎样的新发现呢?期待。 (2-8 13:50)
  • figure: 围观。。。 (2-10 10:35)
  • 符迪: 压力会不会突变,异常压力 (2-10 21:51)
  • SunZhen: 不象啊,至少目前不象。不知道当年如何?不过根据下面钻遇的大量火山角砾岩和碳酸盐岩,推测应该是受过火山喷发的影响。 (2-11 06:34)
  • 符迪: 嗯,到时从测井数据上也可以分析地层压力或者其它方面的东西 (2-11 13:02)
2014-2-8 05:04 回复|
已经开始在第44个柱样上取小的分析样本,由于压缩作用,取样变得越来越费劲,男士们也很难单凭手指和手掌的力气压下1厘米或2厘米宽的取样材料,女士们则不得不动用Techniian给我们做的简易压力器和牛皮锤子.半夜里总有人昏昏欲睡,于是在小汤记者的怂恿下,大家一起去直升机停机坪看海豚。MahiMahi依旧悠闲地游来游去,且数量越来越多,成百上千条闪闪发光的大鱼像小型潜艇游来游去,不同的MahiMahi有不同的发光斑点,将海水点缀的如星空般优美。常常见到MahiMahi去捕捉飞鱼,不知道他们是否有群猎的本领,观察时间太短,还不能下结论。只是不见海豚的影子,台湾的叶老师说也许海豚一家只是路过,毕竟这片水域是原本贫瘠的地方,作为聪明的海豚,不会一晌贪欢。
2014-2-7 03:02 回复|
大家帮忙想想看,为什么中央海盆扩张脊会沉积大量的沙,目前看来,从470多米开始到617米,沉积的主要是薄泥厚沙层,因此取芯率非常低,这些沙比浊流沉积更让我们好奇,沙子哪来的呢,4000多米的海底,竟有这么多沙?另外大家猜猜,中央海盆洋壳会是多大年龄?
  • hbsong: 扩张脊?已经转站位了? (2-6 09:15)
  • SunZhen: 没转,只是各种定年方法纷纷遇上问题,现在更加寄望钻至洋壳,所以想先让大家猜上一猜,不会是所有人都认为是16Ma吧? (2-7 03:04)
  • hbsong: 我原先以为第一个站位是北部那一个,实际是西南那一个站位? (2-7 07:00)
  • SunZhen: 实际是在中央海盆南部最年轻扩张脊上 (2-8 04:50)
  • hbsong: 知道了,谢谢! (2-8 09:53)
  • 符迪: interesting,是还没有固结成岩的沙吗 (2-6 22:42)
  • SunZhen: 没有,而且P波速度也不高,刚比海水大一点。 (2-7 03:05)
  • 符迪: 从形成时间来看,有没有可能是洋盆初始夸张的时候留下的? (2-7 09:13)
  • 符迪: 扩张,打错了 (2-7 09:21)
  • SunZhen: 从定年来看沙层并非很老,不会老于8-9Ma。 (2-8 04:49)
2014-2-6 05:27 回复|
凌晨12点到达core lab的时候,钻样已取至第54根,钻深497.9米,泥岩继续压实,钻头也已在第53根的时候换过旋转钻头,对于古地磁的人来讲,这是个大转折,因为柱样的方向已经不可靠。岩样上来以后,普遍发生膨胀,有的位置已发生破裂。我们在高兴的交谈,探索自然的意义,韩国人很生气,说你们说中文,我不懂,请小点声,青松模仿韩国人语调说了个什么,韩国人笑了,然后大家挖空心思说着半吊子韩语,韩国人受不了了,说还是说中文吧! 其实大家也不好意思了,于是散了。王瑞说,昨天夕阳很美,可惜昨天我是唯一一天没有在下午睡醒的日子,一口气从下午1点睡到晚上9点,并继续小睡至11点。
2014-2-5 01:40 回复|
到目前为止,钻探已至245。7米多,总共上来了27个柱样(每个约9.5米),由于沉积物的压实作用,深处沉积物开始变得致密,取芯装置在第20个柱样的(168.7米)时候就换成了XCB(extended core barrel),与之前的APC(Advanced Pistol Core)不同的是,这次的取样装置顶端装了带牙齿的钻头,在柱状采样器下射深度不足的情况下,可以通过钻头继续下钻,保证取芯率。但中间仍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其中在取第26个柱样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出了状况,竟然是整根空柱子,幸好第27根柱子满载而归,否则大家都要坐不住了。
2014-2-3 02:38 回复|
昨天一共钻了4个孔,第一个主要是为了孔隙水和古生物取样,第二个主要是为了古生物和热释光,所以前两个长度都很短。第三个因手段取样管破裂而终止,现在正在取第四个孔的样品,进尺已超过100米,一切进展顺利。不过第一次知道,海盆里似乎并非波澜不惊,因为近似鲍马序列的沉积反复出现,还经常可以遇上有孔虫层和火山灰层,非常有趣。身为构造地质学者的我们,在船上显得毫无用武之地,只是跑来跑去给沉积学者们干体力活,扫瞄照相以及测量磁感应强度。
2014-2-2 01:46 回复|
凌晨1点多,第一管柱样终于上来了,大家都很兴奋,立刻投入取样状态,作为构造地质方面的参加人,我没有自己要采的样品,所以就跑来跑去帮助别人的取样。一钻成功以后,后续就十分快,钻探船向动挪了20米之后,很快又打了一个孔。第二个孔是为了生物的人做的,只有第三个孔,才是给地质方面研究用的。
  • hbsong: 打钻前有没有钻探船有没有做新的测量?如多波束,单道地震? (2-1 09:10)
  • SunZhen: 单道地震肯定没有做,多波束就不知道了,没听提起,今天可以确认下,但他们确认这里水深的确依据的是多波束数据。 (2-2 01:49)
  • hbsong: 谢谢回复,祝一切顺利 (2-2 15:26)
2014-2-1 05:36 回复|
1234下一页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快乐海洋论坛 ( 浙ICP备11010086号 )

GMT+8, 2020-10-23 13: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