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_Keats  (姓名: 张旭博)

分享 订阅

如果您认识John_Keats,可以给TA留个言,或者打个招呼,或者添加为好友。
成为好友后,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关注到TA的更新动态。

加为好友


个人资料

» 查看全部个人资料

全部 个人动态

全部 相册

辰山踏春
辰山踏春

23 张照片

更新于 03-13

阅读儿童文学
阅读儿童文学

0 张照片

更新于 12-08

同济时光
同济时光

8 张照片

更新于 07-12

毕业旅行之平遥古城
毕业旅行之平遥古城

19 张照片

更新于 07-12

黄山行
黄山行

8 张照片

更新于 02-15

泰山
泰山

8 张照片

更新于 12-07

全部 日志

  • 01-17 13:10 《77、78、79那三届》之一篇:可以为中国做什么

    《那三届 —77 、 78 、 79 级大学生的中国记忆》撰文:可以为中国做什么 饶毅 文章来源:科学网     我生活的江西南昌, 1970 年代中期肉类极其缺乏并持续多年,蔬菜、中秋月饼要定量,每年春节才有按家庭人口供应的所谓 “ 年货 ” ,不过是目前常见的腐竹、香菇、木耳、冰糖等。通过 30 多年的努力,中国远离了经济崩溃的边,经济极大繁荣。中国的成就来自很多人多方面的推动。 高考   我瞎猜,邓小平在自己被整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孩子不能上大学可能也是很心痛。等到他自己孩子都上大学后,他还能体会全国家庭希望孩子能有高等教育机会的心情。而江青等不关心全国孩子上大学的问题,她们的丈夫在行动上实际堵死了全国很多读书好的青少年上大学的路,导致很多家庭灰心,很多青年前途渺茫。一个国家广大青年没有前途,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我是十年来第一届不用送到农村的高中毕业生,那时没有想过,敢于把上百万他人的孩子送到农村的领导人是何等心地
  • 01-08 21:04 “人心的距离最难跨越”

    作者: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      来源:南方周末   我想讲三方面有关距离的问题。 第一,时间的距离。 21 年前, 1992 年的时候,我是真的揣着一个梦想。当时没有中国梦一说,我想应该说是中国的 “ 美国梦 ” ,就是一个穷小子有理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去出人头地。我 1992 年创业那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21 年后,我觉得复星的成长某种程度上应该是中国梦的典型的例子,我们没有任何东西,没有背景,没有叫李刚的爸爸,没有什么技术,也没有今天想得到的生产要素。 只有一片理想,有一颗想改变自己命运的心,最后就实现了。 我家里有三兄弟,大哥的智商、情商、体育各方面的才能都比我强,但是如果按世俗衡量,我可能现在比他成功。我跟他究竟差了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差别是时代。他没有一个好的时代的舞台,没有机会去展现。 我是 1987 年读大学, 1991 年毕业,什么都没有耽误。分房子也赶上最后一波,等我们稍微有点积累了,市场经济来了;工作之后一两年,就允许下海了;网络英雄时代,整个中国制造业转型时代,统统赶上了,真
  • 01-08 20:55 “当你坚信,距离已经是零; 如果怀疑,那就是无限远”

    作者: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        来源:南方周末   我在路上一直想一件事,对梦想的距离是怎么界定的。 人白天的梦比较真实,晚上的梦比较缥缈。但是我们跟梦想之间的距离怎么界定?怎么度量?谁来界定?我发现大概有几件事是在我们和梦想之间的,这叫做中介,或者叫做介质,或者叫做物体,或者叫做事件,或者叫做人物。 往回看就很清楚已经走了多远 第一,我们往回看,历史在度量我们的距离。有时候,不知道往前多远的时候,往回看就很清楚已经走了多远。 最近五年我一直在做立体城市的事情,下决心把城市垂直起来成长,像新加坡一样一平方公里装四万人。北京一平方公里不到五千人,北京发展不平衡,导致前列腺发病率很高,因为所有人都堵在汽车上。而且还有很多人买不起房。所以我的梦想是要将中国发展成像新加坡一样,让房子向上生长,比如把农业放在屋顶等等。 这个梦想是第一次我去参加哥本哈根会议,在火车上跟大家讲的。这时候我的朋友王石听了觉得像童话。然后我在会场上又讲,很多人认为不靠谱,太遥远。但现在往回看,我已经走了五年,这五年都干了什

全部 留言板

» 更多留言